新聞熱線:0349-2077222
廣告電話:13103498383
郵箱:zbxcvv@vip.163.com

大雪閒談

黃河新聞網 > 朔州頻道 >  文化
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這樣解釋大雪節氣:“大雪……至此而雪盛也。”

如果大雪時節適逢天降瑞雪,便增添了無窮的情趣。

灰濛濛的天空,先是一朵一朵小小的雪花輕盈飄舞,慢慢地大了起來,像柳絮,像蘆花,像蒲公英的絨球。

小院白了,屋頂白了,大地白了,羣山白了。最好看的,還是那老柳樹上的雪凇,低垂的枝條上,凝結了毛茸茸的白雪,像一根根銀條似的。青松翠柏雖然銀裝素裹,卻仍然泄露出點點碧綠,給這冷酷凋敝的寒冬增添了幾分生氣。

人們還在忙碌,他們總會找到事做,茫茫雪地上一行行疏密不一的腳印,就知道誰也沒閒着。

上班的上班,打工的打工,做生意的做生意,都在為事業操勞,為生計奔波。

最可愛的是那些小學生,像一個個小天使,堆雪人,滑雪橇,抓起雪團打雪仗,他們心中沒有冬天。

古代文人墨客多喜歡雪,他們的筆下,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詠雪詩句,比如李白的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,岑參的“千樹萬樹梨花開”,柳宗元的“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”等,盛傳千年而不衰。

喜歡唐代詩人劉長卿的《逢雪宿芙蓉山主人》:“柴門聞犬吠,風雪夜歸人。”詩中寫到的犬吠聲,未寫到的風雪聲、叩門聲、開門聲、問答聲等,明的,暗的,各種聲音交織成一片,勾勒出一幅踏雪夜歸的孤寂畫面,心中悄然生髮出幾許淡淡的鄉愁。

喜歡白居易的《問劉十九》:“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。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”暮靄重重,若隱若現的雪花即將飛來,圍着燒得正旺的爐火,温一杯浮動着綠色泡沫的好酒,該是多麼愜意的事。

大雪雪至當是非常美妙的。(郭增吉)

[編輯:張瑞晶]